河北唐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分公司能免责吗?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07 18:25:59
来源:

 ——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在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中枉法的新闻调查
1月3日,刘**(男,1957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银安花园**号,因涉及隐私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经录音整理)来媒体申诉:我儿**(无刑事责任能力,癫痫精神障碍者)驾车与骑电动三轮车的王**发生交通事故,致王**当场死亡。唐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第八大队对此次事故作出了唐公交(2015)第CH023 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王**无责任。事故发生后经该交警支队八大队调解,刘**与王**亲属于2014年7月14日达成《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书》,由刘**一次性赔偿王**抢救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费、车辆损失、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及为办理丧葬事宜人员误工费合计57万元,协议签订后我依约如实交付王**亲属57万元,2014年5月19日,我为其所有的冀B91358号普拉多越野车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分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50万商业三者险,保险期间为2014年5月22日0时至2015年5月21日24时止。对于我上述损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分公司拒不赔付,经双方多次协商至今未果,现我先后起诉到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上诉到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申请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而上述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的判决,我请求媒体给予新闻监督。
点击浏览下一页 
记者认真阅读了刘**提供的口头和书面《陈述书》、《司法鉴定意见书》(司法鉴定许可证号:130001023)、《(2016)冀0202民初785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冀02民终7800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冀民申4045号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上诉状》、《再审申请书》等资料,研判这是一起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市分公司故意逃避免责条款,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记者高度重视,派员到刘**家中进行采访。
点击浏览下一页 
1月4日,记者驾车来到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银安花园刘**家中(经录音整理)进行专访:(2016)冀0202民初785号《唐山市路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是枉法的判决,一审法院认定“驶离”事故现场属于保险责任免除范围,属认定事实错误:“逃离”与“驶离”虽然造成了客观后果一致,但是主观上却有着本质的区别,一审法院只重视了造成的后果而没有探究主观上区别,没有做到主客观统一。“逃离”是行为人主观上有离开的故意,是积极追求免于赔偿或躲避法律责任的故意,而“驶离”,行为人则主观上并没有逃避法律责任的故意。本案在事故发生时驾驶人正值癫痫病的发作,其主观上并不知发生了交通事故,其思维意识是处于空白阶段,这点也有相关司法鉴定书及公安机关的撤销案件决定书予以证实;一审判决对于保险责任免除条款中的“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架势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事故现场”的理解与适用错误。我认为《保险法》第三十条所规定的通常理解应当是普通的具有社会正常理智者对格式条款的理解,所以对格式合同条款应作严格的文义分析。首先,交警部门认定我儿系“驶离”而非“逃离”,两词在文义理解上明显不同。逃离通常理解带有公权力认定的违法性及贬义性。本案中公安机关未认定驾驶员有逃离情形,合同存在两种理解,应适用疑义解释规则,故不应属于免责情形。其次,普通的具有社会正常理智者在理解该条款时,应理解为在事故发生后为逃避事故责任而故意为采取任何措施驾驶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的行为。而具体本案中,驾驶人在事故发生时正处于发病期间不具有行为能力,其驾驶车辆离开现场主观上也不是为了事故责任,只是限于当时身体状况,对所发生的事故毫无辨别及控制能力。所以我认为一审法院对“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事故现场”的理解存在错误。再者,一审法院扩大了保险条款的解释,在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非常明确的表述为“逃离现场”并没有“驶离现场之规定”。而从证据上也没有显示我方驾驶人为逃离现场,一审法院仅凭臆断肆意扩大解释,加大免赔责任范围,不仅违背了合同自治原则,亦侵害了我合法权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57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应当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或者减少损失。”我认为适用该条款需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被保险人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已经发生;二是被保险人能够炒菜去防止或减少损失的必要措施,因为故意或过失而没有采取措施。本案案发时我方驾驶人正值癫痫发病期,症状表现为抽搐、丧失行为能力等,其根本不知晓已经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在短时间内自行恢复意识,但早已驶离了事故现场,其根本不知晓事故的发生,所以也不可能采取必要的措施。另外我也没有任何证据证实案发时我方驾驶人可以采取措施而未采取的情形,故一审法院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57条不符合本案的具体情形。3.三轮车的损失我已经进行了实际赔付,并且在赔偿协议中已明确显示赔偿项目中有车辆损失,在我的诉讼请求中已包括车辆损失,故应在本案中予以解决。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爆笑酷图
法治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今法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