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县曲峪枣庄村:五保户保命钱无故消失 镇书记避而不见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2-08 11:53:04
来源:

    山西省临县曲峪镇,是山西的一个普通偏远小镇,它依山傍水,面朝黄河背靠黄土,与陕西隔河相望,在这里纵横交错的千沟万壑的黄土地里,记载了一代代农民的艰辛与贫穷。  在离这个小镇10公里左右的黄土山上,有一个几乎不被外界世人听闻的村庄--枣庄村。 

 在这个几百人的村子里,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山坡的一排破旧的窑洞里,住着一名叫刘秀奎的孤寡智障人,他1968年生于此地,因幼年患病,导致精神失常,成为失去民事行为能力的智障人,由于家境贫寒,膝下无子,老伴离异,国家政府评定为农村五保供养待遇的供养对象。从2003年起,开始享受农村五保供养金的补贴。 

2017-12-08 07:18:56.232000

图为五保户刘秀奎

 农村五保供养,是我国政府依照《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规定对农村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没有依靠的老、弱、孤、寡、残的农民实行保吃、保穿、保住、保医、保葬的一种社会救助制度。国家给予五保供养户的补贴金可以就说是他们的保命钱。  然而,20131月,在五保供养户刘秀奎的身上发生了一件让当地老百姓都难以接受的事情:他赖以保命的五保补贴金他人冒名领取。这一事件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许多村民义愤填膺,要求严查幕后黑手,将事情调查水落石出,并追究相关人的法律责任,为了查明真相,当事人的监护人(刘秀奎侄子刘春林)无数次走访了政府许许多多部门,然而,几年过去了,却一次次如同泥牛入海,杳无信息。 刘秀奎的监护人刘春林,今年47岁,一身农村打扮,朴实热情与憨厚老实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黄土高原上,艰辛的岁月也过早的催人老。  刘春林说,自己是一名农村老党员,一年四季以放羊和种地为生。刘秀奎是自己的叔叔。由于刘秀奎属于精神智障,无民事行为能力,再加膝下无子,老伴离异,经家族商议决定,自己担任起了叔叔的监护人。  刘春林说,2008年,为了规范管理,国家相继将农村五保户供养卡换成了银行卡或存折本。然而,就是在这一次的更换中,政府迟迟没有将新的农村信用社存折给了当事人以及监护人,刘秀奎的五保户供养的银行卡或银行存折成为一个下落不明的谜团。  

刘春林说,201312月,由于当事人看病需要用钱,自己到县城联社查询,发现刘秀奎的五保户供养补贴的银行存折已经被人使用,存折里2008年至2012年积攒的8000元补贴金被人持存折本冒名领走。顿时,感觉天仿佛塌下来了。经查询,这笔款于20131月份已经被领走,取款地址为临县联社,在明细账单和个人取款凭条上却签字当事人刘秀奎的名字。刘春林认为:当地政府一定会为我做主,可这么些年过去了,希望都快转化成了绝望!  然而,当地政府为何一直没有查明真相?刘秀奎的侄子刘春林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找过乡政府,也去过信访局,然而,一直没有结果,希望国家政府尽快查清此事,让丧尽天良的罪犯绳之以法,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在刘秀奎的监护人刘春林提供的2014910日的《信访事项程序性受理告知书》中,我们看到了临县信访局的回复:你们反映的问题,我们将转送到曲峪镇处理。按照《信访条例》规定,该机关将于2014925日决定是否受理,并书面告知你们,在此期间不应重复来访或越级上访。刘春林说,事后再无任何实质性消息。 

2017-12-08 07:19:25.687000

2017-12-08 07:19:38.230000

图为刘秀奎的破烂院子

 一位不起眼的农民,在村领导和乡政府工作人员之间仿佛充当了一颗足球,被踢来踢去,面对政府工作人员和村委领导的互不认账,他该何去何从?难道仅仅因为一个农民撕心裂肺的呼喊声音太弱小了?  

这是否属于一起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农民的五保供养补贴的案件?刘春林说,普通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拿到五保补贴存折,事发后,他首先找了村委,村干部说乡政府民政员一直就没有给村里刘秀奎的存折本,随后又去了乡政府民政员那里讨要说法,而民政员却说,存折本早就给了村委。在民政员和村委领导的推诿中,这笔对于刘秀奎来说的保命钱再也没有了下文。究竟是谁盗取了这位生活孤寡精神智障人的8000元保命钱?谁应该为这笔不翼而飞的保命钱买单?  而在枣庄村破旧窑洞里五保户刘秀奎,他蓬头乱发,皱纹满面,衣衫褴褛 ,家里杂乱无章,破旧的衣服和垃圾堆满了窑洞,这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在门口的一个小脚落,放着一个小火炉,锅里的水正在翻滚……  这场景除了在电影里看到之外,生平还是第一次。走出屋子,除了心酸,更多的是悲愤?国家对农村的危房改造工程投资了数亿资金,可最后连个如此贫穷的五保户生计条件都改造不了,又有谁忍心拿走他赖以生存的保命钱
  8000保命钱成了一个一直未解的谜团。究竟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扑朔迷离难以破案,还是这件事情的内部另有隐情?

而在2016年刘春林在向镇政府举报后,却遭到了时任村支书刘建平的殴打。

     在随后的与曲峪镇书记林涛的交涉中,林涛一直不接听电话,多次拒绝接听,拒绝采访,其漠视态度更令人无奈。

2017-12-08 07:22:42.958000

图为林涛

  按照国家《农村五保供养工作条例》规定,农村五保供养资金,应当专门用于农村五保供养对象的生活,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贪污、挪用、截留或者私分。根据国家刑法规定,盗取农民五保补贴金已经构成严重犯罪,应将追究刑事责任。然而,法律为何在这里显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在这一事件背后,一些领导是否存在严重的渎职和失职?  


  聚焦曲峪,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现存体制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在这里,中国神圣的法律受到了地方失去监督和制约的权力的公然挑衅,当权力脱离法律的约束,自然会得到极度膨胀。当老百姓权益受到侵犯,想要通过合法的渠道维护自己的生存权都好难。通过曲峪镇枣庄村五保户农民(2008年至2012年)四年的保命钱被人盗取一事,我们可以看到更多让人困惑的事情:地方政府几年来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调查结果,也没有追责问责,更没有积极弥补受害人的损失……是谁为这只幕后黑手一直充当保护伞?又是谁神通广大,通过手中的权利让法律在此地显的如此的苍白无力?究竟是法律约束着权利,还是权力支配着法律。

   本网将继续关注此事的发展动态。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爆笑酷图
法治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今法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